窦馅儿

我…
啥…
哦…花桅.

青也

听歌,春秋

         夕爷的词总是很扎心

      “我之前一直很后悔,掺和进这件事,但是这次罗天大醮认识了你们,我很庆幸有认识你们,让我更多地了解这个世界,可以说是很感激,真的,可是我没想到…”你对我的是这种感情…王也整个人都陷入沙发里;脸色蜡黄,黑眼圈有点吓人,眼睛里都布满了血丝,甚至下巴都冒了点青。
    一道玻璃把市区的喧嚷隔离在外,室内静谧而疲惫。

      时间回到24小时前。
     诸葛青张楚岚一等人正到达北京机场,一个电话的到来给无聊至极的王也打了一桶鸡血,噔的从床上弹起,构思着这未来几天的旅游路线,八达岭故宫天坛天安门广场那些三天七天十五天的旅游团,连刷牙的气泡都兴奋至极,脚步轻盈的准备出门还被眼尖的保镖发现,和老爹打了个小报告,以为他想溜回武当。
   一番折腾之后终于出了门
    然鹅
   刚到小区门口就看见一蓝发帅哥靠着电线杆子玩手机,眯眯眼地朝王也笑“老王!”明明乌云密布,这青年却像是披着太阳光。
 
  “也总,那我先回去了。”
   
    噢,这群社会人把准备带领他们感受一下帝都文化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带去鬼混了一天,“咱到难得聚一次不醉不休哈!”失去神智的张楚岚举着啤酒瓶子在路边的小烧烤摊捶胸顿足,
    喝了个痛快后,
   诸葛青喝的烂醉如泥,一杯倒的王也自然不省人事。只剩下冯宝宝一个瓜女娃子,出乎意料地,把大家都完整地带回酒店。
    诸葛青和王也互相搀扶进房间,嘭,关上门,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我好像要喜欢上你了?”
    王也记忆里回荡着这句话。房间昏暗,打开手机一看,将近中午12点。脑袋还是嗡嗡不停,努力回忆着昨天的事。
    充满疑虑,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来着?
    头痛欲裂,喉咙有些发痒,干渴。
    他拖着身子找了一圈,发现诸葛青已经走了,什么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留下,谁都没有通知。唯一证明他来过了只是隔壁床上的那个凹印。
     王也再怎样此时也反应过来了,去除茫然,只觉得糟糕 老青啊…这都啥事儿啊…
     
     于此同时诸葛青已经在离开北京的飞机上。
     努力对着机窗子想要挤出一个笑脸,可是神情依然冷漠。不是失望,是害怕,是恐惧。他甚至不敢面对王也来给他一个答案,就急冲冲地离开了北京。
    他回到家后他就默默待在自己的房子,就像离开北京时那样谁也没有通知,他不想去算这分情,也不敢。也许也算不出来,感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谁说的准呢?
    王也待在家里,也不敢算,他想知道诸葛青现在在哪,危险而出格的事情诸葛青不会做,他在哪,这个问题却一直纠缠着他。
    算一下,就出来了,但却让他觉得这对诸葛青和他的感情是一种亵渎,因此,除了不停打电话,他也不懂该做什么。两天,三天,虽然自己不想客观来了解到诸葛青的位置,张楚岚却通过那都通的关系知道他已经回杭州。
    于是乎,当天下午他就一张机票飞到了杭州,住在酒店准备开始继续不间断的打电话,他不知道即使诸葛青接了电话该说什么。但总觉得,如果诸葛青接了电话,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却在来到杭州的第一个电话 诸葛青接了

    王也有点意外,确认好几次手机上显示的那个确实是通话中,沉默良久。
     诸葛青说话了:“咋了?老王,这两天手机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打了这么多个电话,才两天不见就想我啦。”甚至带着笑意。
     还贫着呢,大概是想通了,眼神恍惚了一下,流露出了笑意,带着太久没有说话的嘶哑说:“老青,过分了昂,一句话都没留就走了,虽说咱北京没什么夜生活,好歹也是有东西值得你好好感受一下的吧,知不知道…。”…我真有点担心了。但他没说顿了一下,“张楚岚有多难过儿啊”

      “啧啧啧行啦,这次算我对不起你们,下次我在补回来。行了我外卖到了我先挂了啊”
     “诶行,你先吃吧,我也吃了。”

          王也,为什么不讨厌我?
我都讨厌我,仗着你重感情,有点为所欲为,有点肆无忌惮,在来一点酒精的刺激,就迷迷糊糊地对你说爱。
  
   

老王真的是你吗!!?!!?!
也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老成的发型

【周翔】蛋糕事件

  高中
   翔翔和小周是室友+朋友

     孙翔生日那天早上,一个同校的妹子突然冲到他面前,红着脸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僵持了三秒妹子才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把一个精致的小蛋糕举到他面前
   !!!!“孙孙孙翔,祝你生日快乐”
   孙翔一愣,这回是他的脸都红到耳根了
  !“诶诶?!谢…谢谢”
然后…不巧这一幕被周泽楷看见了
接下来…他就看着孙翔盯着那个精致的蛋糕一个早上…
   哇好可爱的小兔子。中午放学孙翔把它放进冰箱时又感叹了一句。这时周泽楷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诶?!!周泽楷!那张我还没看过呢你把它揉成团干嘛!?”

     下午…
      “江波涛”
     “嗯?”
      “会不会做蛋糕”
       “不会,你想做?那东西超级麻烦的,烤箱啊奶油啊”
     
      当天晚上…孙翔回到家里兴冲冲的打开冰箱时…

   “周泽楷!!我蛋糕呢??”
    “我饿”

第二天
    “小周…你的脸……”

————————————————————————————
  

【也青】是我媳妇吧

   重温北京篇又看到老王被发小们灌醉内部分
  
敲!击!可!爱!(啊死了)
    老王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一杯倒吧…如果…哪天…和  夜 生 活 丰 富 的 诸葛狐狸一起喝酒…

     “老王,还认得我是谁不。”诸葛青看着一脸呆滞的王也…突然想要…调戏一下
   
     “唔,啥儿?”这个已经神志不清的道爷…真的啥都听不清啊喂!

     “啊…对…这么说吧,我是你男人,冷不冷啊,说爱我,我们就回家。”诶,调戏过头了,万一明天想起来多尴尬
    “啥儿啊??”
     …“没什么…”
     “你刚才说啥儿??”王也此时感到天旋地转,伸手环住了青的脖子,搓搓他的头发。
靠近…
靠近……
再近一点…
“这么俊啊~你是我媳妇儿吧”
诶,真好,王也砸砸嘴

【叶魏叶】刚刚好

不定期更新不定期修改

“你丫今儿晚上必须洗白白给床上躺着”

魏琛和叶修是炮友,挺久了的。有男朋友了就不上床,都单身了就偶尔来两发。

今天中午魏琛突然叫叶修来他家里吃饭。
叶修这就感到有点奇怪了,你老魏那一个猥琐无下限不要脸的设定平常都是直接说我想做,今天怎么突然这么的……
果不其然…
叶修一进门就被魏琛“嘭”的推到了墙上,拎着衣领被这么吼了一句…
叶修有点懵。

盯着眼前这人脸上的胡渣…
手背上凸起的青筋…
想起了不久前和陈果的一次对话…
“他叫魏琛,听过这名字吗?”
“好像没有,是谁?”
“他现在已经退役了。”
“哦……退役很久了吧?”
“嗯,在退役之前,他是蓝雨的队长,索克萨尔最早的操纵者。”
“啊……怎么跟个土匪似的……”

忍俊不禁。怎么跟个土匪似的

“笑屁。”魏琛呸了一句,然后就满是胡渣的下巴探向叶修的颈窝去挠他痒。
顺便堵上了那张将要出口成脏的嘴。

……这是一[]

【也青也】暗涌

     OOOOOOOOC

不定期更新不定期修改
慢慢来

“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金庸在《书剑恩仇录》里讲,说一个人太聪明,必定会损害自己,过于沉迷一段感情就不会长久…”
    
   邻居大妈的录音机里的讲书顺风飘来。
      
阴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
       故万物本身包含着对立,以至互相摩荡,形成往来屈伸的运动。
      “物极则反,命曰环流。”王也是一个术士,还是一个练成了风后奇门的术士。
       这么基础的道理…
       他的嘴角勾动了一下,这样基础的道理,怎么就忘了呢?
       王也仍然慢条斯理的削着手里的木质铅笔。
       冬日的午后十分安静,四周除了偶尔听到的讲书声,耳边环绕着的就只有刀片与木和石墨摩擦的声音了。              
       阳光就缓缓地照在四合院子里
——(啊打字太累了歇歇)——(——)——

      阳光就缓缓的照在四合院子里,“嚓”结束了对这支铅笔的最后一刀,再向旁边的板凳伸手,摸了个空,回头发现原来这是最后一支了。
        哦…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个下午了。
        他白皙的手指全都抹黑,再加上那两个浓重的黑眼圈和一头凌乱的长发,谁见了还以为是从哪个贫民窟还是煤矿坑里爬出来的。
       王也前倾想要站起来去洗个手,一个踉跄差点在一堆铅笔屑中摔个狗啃泥。
      “哎喂儿”扶着凳子慢慢站起来,眉头难得的不耐烦。
       “啧”搓了搓一头乱发,扶着凳子沉默了一会儿才向洗手池子走去。
      
        最近儿咋老这样儿,大概是天儿太冷了…对…
        天太冷了…
       ——[啊打字真的太累了]——[%]——

顾帅和骆队的短暂对话

看到首页有人发了一个沈老妈子和陶然然的对话,突然有一个脑洞…

骆闻舟:你好我是骆闻舟,陶然上次和沈将军交谈     后想要我和你聊聊,虽然我不知道他要我们聊什么。
顾昀:我听沈易提起过…(想起上次沈易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来示威?)那我就自报家门了我,顾昀,间接性聋瞎还能和人打架,能统领三军又写一手好字,没办法天生丽质桃花眼,无数少女为我倾倒,人称“西北一枝花”。和皇帝的儿子谈恋爱,雁亲王,我干儿子,还曾经是我的粉丝儿,他…
骆闻舟:哦
顾昀:?!?我还…
骆闻舟:别说了
顾昀:为什…
骆闻舟:我上了我家内位
顾昀:…我是心疼长…
骆闻舟:我上了我家内位

————————————————